CG

Pixar彼思短篇動畫計劃作品~Wind

SparkShorts是彼思工作室(Pixar Studio)的動畫短片計劃,讓它的員工可以提出自己的故事,並利用公司六個月的資源製作出CG短片,完成後在Disney+ 和YouTube 上廣播。最新上架的就是今天要介紹的Wind,導演Edwin Chang在Siggraph Asia 2020虚擬平台上介紹這個短片計劃和Wind的製作經驗。

Weta Digital 電腦特效多面睇

今年Weta Digital在Siggraph Asia的Feature Sessions裡有四個會議項目,內容包括有電影"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Endgame)和"雙子任務:疊影危機"(Gemini Man)的電腦特效製作,一個在天幕投射電腦動畫的演唱會技術介紹,還有和多間製作公司一起討論,關於項目管理和製作程序,並分享他們如何讓質素與資源上取得平衡的經驗。

Frozen 2 讓迪士尼的魔法繼續承傳

在電影還有幾天才上映的時候談Frozen 2,迪士尼當然不會透露任何電影情節,所有能看到的片段,都在之前發佈的電影Trailer或Teaser播放過。除了一些製作過程中的測試影片和設定時畫的概念圖,會議中我是沒有見到更多的電影畫面。因此,你可以放心閲讀這篇不會有劇透成份的會議紀錄了。

Siggraph Asia 2018 – 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 ILM幕後制作

這個講座是由來自新加坡ILM的Atsushi Koijma和Nigel Sumner來介紹”韓索羅”電影裡多個特技場景是怎樣製作。 首先,由Nigel介紹這套電影的故事,根據星球大戰的時間軸,它在New Hope(1977)之前發生的。所以很多技效甚至鏡頭運用,都希望有著1970年電影製作的味道,讓觀衆及粉絲再看New Hope時,感覺不會有太大的跳躍,尤其在電影世界裡的科技進程上,這種設定在2016年上映的俠盗一號亦如是。

Siggraph Asia 2018 – Production Gallery

今年新增了一個展區,位置就在登記處旁,而且無需任入場證也可以入内參觀。從我的觀察,東京國際論壇這座建築物的兩邊出入口,是日常上班族或逛街人仕的通道,每天經過的人次非常多,這裡放一個免費展區,觀衆及參展的藝術家都是雙贏。

臉部追蹤新玩法

無論在製作現代或古裝劇的時候,換臉特效和加傷口的後期製作也是非常普遍。問題是在於怎樣能夠在短時間內製造大量的換臉特效鏡頭,特效製作的時間管理是需要非常小心去經營。以我自己為例,CG佬製作一個電視劇的特效鏡頭,基本的製作時間,一般為15分鐘、半小時或1小時。若然製作時間超過上述所提及的,對製作電視劇的後製人員來說,可以說是已經被DQ了。當然有一些比較複雜的特效鏡頭就另作別論。港式的製作文化離不開兩大金句,就是「唔使急,最緊要快」和「今晚唔使通宵,但係聽朝要交」。這些製作上的限制,往往就會成為我們去研發新技術的動力。

還可以怎樣學 CG 呢?

我的處女 post 竟然也引來少許討論,首先感謝提出和回應的朋友。關於「道具銀紙」案件事宜,由於媒體以至電影業界內外都已經有太多各方各面的表述和爭論,本人不想發表意見了,只希望補充一點,若 animators 需要用合法的鈔票貼圖做 mapping,大家可以用繪圖和圖像編輯軟件做「手腳」(效果) 。至少加上“道具” 字樣,以及其他符合政府相關部門的法例要求,以防墮入製作「CG 偽鈔」陷阱。筆者又從網上找來了一些專業軟件 tutorials(超連結在本文的尾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