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GRAPH

堅守信念,一起拯救”魔龍王國"

即將上映的迪士尼CG動畫電影"魔龍王國"Raya and the Last Dragon,在Siggraph Asia 2020虚擬平台上找來電影監製Osnat Shure和兩位技術指導來分享製作經驗。 可能冰雪奇緣(Forzen)票房大賣的關係,香港宣傳總是把新電影拉在一起,魔龍王國導演Don Hall前作有魔海奇緣(Moana)和大英雄聯盟(Big Hero 6),監製Osnat Shurer之前是製作魔海奇緣(Moana)的。 首先,由監製Osnat 用了兩三句說話,介紹了整個故事大綱,其實只要看看電影預告片,都可以知道主線劇情和想要表達的核心價值了。拯救世界不單止需要找到魔龍,還要堅守信念,擁有互信基礎的團隊精神,才能把魔法重現。

Weta Digital 電腦特效多面睇

今年Weta Digital在Siggraph Asia的Feature Sessions裡有四個會議項目,內容包括有電影"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Endgame)和"雙子任務:疊影危機"(Gemini Man)的電腦特效製作,一個在天幕投射電腦動畫的演唱會技術介紹,還有和多間製作公司一起討論,關於項目管理和製作程序,並分享他們如何讓質素與資源上取得平衡的經驗。 在MCU裡的大波士Thano,是靠motion capture來獲得動態資訊的全CG角色,但是在電影裡觀眾看到的肢體動作,都是需要經過調整,才能夠配合角色當時的情緒和行為,表現出恰當的動作及姿態。如果你有觀看過近兩集的"復仇者聯盟"電影,應該了解"終局之戰"的Thano是比上一集的他年輕的。比較在"無限之戰"(Infinity War),當時的Thano已經歷大小戰爭亦有多顆寶石在手,只是執行他深信滅絕半數人口的邏輯為目標,和"終局之戰"(Endgame)裡剛展開東征西戰的他,情緒上是有很大差別。一些最基本的角色步行動作,他們都加入了一點點調整,Sidney Kombo-Kintombo形容為像一個國家總統,揚首寛步的姿態來表現Thano的霸氣。 至於臉部表情亦是利用motion capture方式獲得動態數據,這些表情和五觀的動態變化是由Josh Brolin演繹出來的,Weta Digital 取得數據並非直接放上Thano的臉上,是先放在Josh Brolin的CG 臉上"Actor

Siggraph Asia 2018 – Production Gallery

今年新增了一個展區,位置就在登記處旁,而且無需任入場證也可以入内參觀。從我的觀察,東京國際論壇這座建築物的兩邊出入口,是日常上班族或逛街人仕的通道,每天經過的人次非常多,這裡放一個免費展區,觀衆及參展的藝術家都是雙贏。

好想學 CG 的可以參考歷屆大學聯招收生分數和下載 FOSS 試吓

據《香港01》的【DSE 放榜 JUPAS 改選攻略 — 八大、SSSDP收生最高最低課程需知】所報導有「動畫及視覺特效」與「創意藝術教育」、「視覺藝術」和「設計」等課程在過去兩、三年的 DSE 收生要求都較為寬鬆,成績只需由 17分至約 20分左右 (詳細的各個學位收生平均分數請看下列的《香港01》網站超連結)。應屆考生可以參考一吓。

Siggraph Asia 2017 – Pixar’s “Coco” 動畫製作

美國在感恩節已上影的動畫電影COCO,製作團隊主要成員於28號來到會場,分享一些製作這套電影時所面對的困難及如何處理。因為電影在香港仍未上畫,我只知道故事是有關一個12歲的墨西哥小男孩Miguel(Coco是他嫲嫲的名字Socorro的縮寫),他夢想成為音樂家,在亡靈節誤入了Land of the Dead,而展開一次不可思議之旅。

Siggraph Asia 2017 展覽廳大步走

今年Siggraph Asia來到泰國的曼谷舉行,會場距離市中心有半小時的車程,方便每天前往會場,選擇旁邊的酒店是經驗之談。曼谷展覽場地非常地大,就是來往每個會議廳的走廊亦廣闊得利害。這次展場集中在二樓,但要從頭走到尾要花上幾分鐘,官方說明要五分鐘呢。當你要出席的會議剛好在場地兩端時,這五分鐘就是坐久了後最佳的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