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電影

Pixar彼思短篇動畫計劃作品~Wind

SparkShorts是彼思工作室(Pixar Studio)的動畫短片計劃,讓它的員工可以提出自己的故事,並利用公司六個月的資源製作出CG短片,完成後在Disney+ 和YouTube 上廣播。最新上架的就是今天要介紹的Wind,導演Edwin Chang在Siggraph Asia 2020虚擬平台上介紹這個短片計劃和Wind的製作經驗。 故事是來自Edwin Chang這位韓裔美國人,他在彼思(Pixar)過往主要從事Simulation方面的技術工作,2005年到今天已經參與了多套動畫電影的製作。最近上畫的靈魂奇遇記(Soul),他也有參與Simulation的工作。多年來Edwin在製作團隊裡,都是提供技術性的支援,今天卻有機會擔任導演,就是因為彼思(Pixar)這個SparkShorts計劃了。 計劃目的是希望能找到更多新點子,新題材又可以用别出心栽的表現手法來講故事,沒有太多商業考慮下自然創意無限,亦為未來動畫發展,發掘出更多的人材。站在觀衆立場,能夠定期有高質素的動畫可以免費欣賞,真是一個雙贏的好主意。 Edwin本身主要是利用電腦程式製作動畫的技術人員,要擔當導演講自已的故事,必須要說服身邊工作伙伴,得到支持才能爭取資源來完成動畫製作。 首先,你需要把你要講的故事推銷給你的工作團隊,除了文字,亦利用手繪圖像幫助解構場景,Edwin承認這是對他最大的挑戰。因為製作CG動畫非常花資源,早期多用手繪畫故事板,之後才用3D軟件進行實測,由粗糙到精細,一步一步打磨至最終輸出的效果。 Beth Albright認為打做這短片的場景,可算是她對這項工作的最大的挑戰,要製作這個特别又奇異的場景,充滿浮石的空間,又有火箭發射效果(煙火、砂塵及爆破撞擊的物理特效),在沒有龐大預算下,他們不得不沿用以往電影的現成技術來製作。 另外人物造形設計,由草圖到建立模形,是個非常花時間的工序,為了降低成本,模型設定也用了反斗奇兵

堅守信念,一起拯救”魔龍王國"

即將上映的迪士尼CG動畫電影"魔龍王國"Raya and the Last Dragon,在Siggraph Asia 2020虚擬平台上找來電影監製Osnat Shure和兩位技術指導來分享製作經驗。 可能冰雪奇緣(Forzen)票房大賣的關係,香港宣傳總是把新電影拉在一起,魔龍王國導演Don Hall前作有魔海奇緣(Moana)和大英雄聯盟(Big Hero 6),監製Osnat Shurer之前是製作魔海奇緣(Moana)的。 首先,由監製Osnat 用了兩三句說話,介紹了整個故事大綱,其實只要看看電影預告片,都可以知道主線劇情和想要表達的核心價值了。拯救世界不單止需要找到魔龍,還要堅守信念,擁有互信基礎的團隊精神,才能把魔法重現。

動畫老人Glen Keane,挑戰去月球

第一天開場講座,請來了迪士尼動畫大師Glen Keane來談談動畫的技術變革。如果你對廸士尼動畫製作有多少認識,一定知道在他筆下創造了多個經典動畫角色,如小魚仙的Arial丶泰山丶美女與野獸,還有全CG動畫魔髮奇緣裡的Rapunzel。當然不能不談最近Netflix上影的CG電影“飛奔去月球”,他除了角色創作也是這電影的導演。 這次網上平台可以讓等著開Live的觀衆,先寫定一些希望講者解答的問題,所以當開講時,主持就讓Glen先答問題暖暖場。 現場觀眾對Glen這位動畫人創作的角色都非常喜歡愛,作品也是陪伴他們一起成長,巳經是許多動畫創作人的偶像。但是,Glen總是覺得他仍然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就如他剛剛完成了的電影動畫Over the Moon 飛奔去月球,故事背景是充滿中國色彩的日常生活和古代東方神畫。他坦言對這方面的文化認識非常少,原本跟著這位大師指導下工作的,反過幫忙他學習有關的生活文化及風俗習慣。Glen引用畢加索名言「我總是做我不會的事,好讓我學習怎樣做」。 解答觀眾問題時,Glen表達了他對CG製作動畫與紙筆繪畫各有優異的觀點。他認為CG製作出來總是完美無瑕,光影和立體感往往掩蓋了一些造型上的問題。在他眼裡卻覺得,能夠把複雜的東西,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表現,才是最好。當然這是因為Glen最初是從事繪畫及彫塑工作的藝術家,所以當他批閱這些由電腦動畫師製作的CG圖像時,會把它看成輪廓平面圖,他使用這樣的方法,才能夠準確地找出造型上的問題。 亦有粉絲問到新戲的埸景設計美輪美奐,想知道從那裡找到靈感呢?Glenn承認要設計月亮上的場景確實不容易,因為現實世界裡月球表面,基本上是只有黑白灰。他回想當時在中國内地的工作時,與Celine Desrumaux(電影的Production Designer)在街上看著一幅白色的牆,她指出這個白色表面,其實是包含不同的色彩,從週圍環境的反射光混合出來,他們就是從這個反射色彩的概念開始。另外,月亮上的建築物設計概念,Glen建議找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米羅(Joan Miro)的作品參考,這些帶著如孩童般的想像空間和色彩,就是電影裡面Lunaria的建築物藍圖。他亦提出創作先由重點開始,從簡單到複雜。電影裡的兩頭飛天獅子,是從一個全黑的背景上掃上金色和大紅(Glen稱它為中國紅),簡單但卻又是非常有力量的色彩組合,之後才添加細節。 問答中Glen勉勵一個剛剛投身動畫製作行業的朋友,要對自己的工作要充滿熱誠,才能製作出令人感動的角色。這是當他年輕時在廸士尼工作,Eric Larson(被稱呼為Nine Old

Frozen 2 讓迪士尼的魔法繼續承傳

在電影還有幾天才上映的時候談Frozen 2,迪士尼當然不會透露任何電影情節,所有能看到的片段,都在之前發佈的電影Trailer或Teaser播放過。除了一些製作過程中的測試影片和設定時畫的概念圖,會議中我是沒有見到更多的電影畫面。因此,你可以放心閲讀這篇不會有劇透成份的會議紀錄了。

Siggraph Asia 2018 – The Making of Pixar’s Bao: a Production Panel

每套Pixar電影播放之前,總先放一條短短的動畫片,今年上映的超人特攻隊2的短片是Bao,中文應該就是”包”吧。 假如你仍未看過這段短片,以下的討論會内容應該比較難理解。這裡有個合法的途徑可以觀看短片Bao,當然要多謝Pixar願意在他們的Twitter上分享。 Heartwarming moments are meant to be shared. Bring home behind-the-scenes, exclusive footage from

Siggraph Asia 2017 – Pixar’s “Coco” 動畫製作

美國在感恩節已上影的動畫電影COCO,製作團隊主要成員於28號來到會場,分享一些製作這套電影時所面對的困難及如何處理。因為電影在香港仍未上畫,我只知道故事是有關一個12歲的墨西哥小男孩Miguel(Coco是他嫲嫲的名字Socorro的縮寫),他夢想成為音樂家,在亡靈節誤入了Land of the Dead,而展開一次不可思議之旅。

Siggraph Asia 2017 展覽廳大步走

今年Siggraph Asia來到泰國的曼谷舉行,會場距離市中心有半小時的車程,方便每天前往會場,選擇旁邊的酒店是經驗之談。曼谷展覽場地非常地大,就是來往每個會議廳的走廊亦廣闊得利害。這次展場集中在二樓,但要從頭走到尾要花上幾分鐘,官方說明要五分鐘呢。當你要出席的會議剛好在場地兩端時,這五分鐘就是坐久了後最佳的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