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憑主義

CG animation 的另類課程

明天便是中學文憑試 (DSC) 的放榜日,根據考評局的統計資料顯示,今年總考生人數只有 59,039 人,創了歷屆報考人數的新低記錄。而據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大約有 4 成日校的考生會成功考獲最低學士學位課程的「33222」入學門檻,即平均約 1.35人爭一個資助學士學位,如果再加上 8,500 個自資 Degree 學位名額,就能夠全部吸納這一屆文憑試畢業生,還有學位剩呢!若再計算「高級文憑」和「副學士」以及外國的大學學位名額,符合資格的中學文憑畢業生其實可以有非常多選擇,皆因供過於求!至於自修生或成年學生 (mature students),他們就有更多的選擇了,因為高教體制裡還有 Top-up

文憑量化寬鬆導致教育消費行為的關聯

這兩星期看到了幾則吸引著我的新聞及報導文章,很想抽點時間讓自己思考能夠沉澱一下,也順道和大家分享這幾宗事件的性質關聯。在一個財經網站讀到【文憑量化寬鬆】這句絕佳的形容詞,令我頓時間有一種唏噓和無奈感湧上心頭,真不是味兒!再加上看過了上星期政府所公布的檢討自資專上教育諮詢文件,又剛巧讀到幾篇有關【人類的智商自1975 年後一直在逐步下降】的文章,這本是來自歐洲的科學研究報告,科學家們分别在好幾個國家的研究中都發現出生於1975年後的人都比他們的父輩智商為低,研究分析說應該是因為現代化(數碼年代)影響下人類生活模式改變了,例如現代人花很多時間上網,他們已很少閱讀、以及教育系統的改變等。筆者心裏就不禁問這個文憑量化寬鬆與人類智商逐步下降現象是否純粹巧合?而香港政府的教育政策取態對於我們的智商趨勢又將會有甚麼影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