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graph Asia 2018 – 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 ILM幕後制作

這個講座是由來自新加坡ILM的Atsushi Koijma和Nigel Sumner來介紹”韓索羅”電影裡多個特技場景是怎樣製作。 首先,由Nigel介紹這套電影的故事,根據星球大戰的時間軸,它在New Hope(1977)之前發生的。所以很多技效甚至鏡頭運用,都希望有著1970年電影製作的味道,讓觀衆及粉絲再看New Hope時,感覺不會有太大的跳躍,尤其在電影世界裡的科技進程上,這種設定在2016年上映的俠盗一號亦如是。

Siggraph Asia 2018 – 五個超人特攻隊2研討會

四天裡有五個研討會都是有關超人特攻隊2這套電影,而當中有些内容是互相重叠,所以就一次過把幾個研討會所見所聞,集合起來一並介紹。 Art-Directed Costumes at Pixar : Design, Tailoring, and Simulation in Production這個課程簡單來說,就是講解如何製作電影角色身上的衣服。 Pixar工作都是先有資料搜集和研究,才開始落手製作。兩個男女主角形象是來自荷里活影星,保羅紐曼和柯德莉夏萍+瑪莉泰妮摩亞+瑪莉蓮夢露。依據形象方面再找配合的時装款式,穿上服飾時,亦要表現角色的形態。

Siggraph Asia 2018 – The Making of Pixar’s Bao: a Production Panel

每套Pixar電影播放之前,總先放一條短短的動畫片,今年上映的超人特攻隊2的短片是Bao,中文應該就是”包”吧。 假如你仍未看過這段短片,以下的討論會内容應該比較難理解。這裡有個合法的途徑可以觀看短片Bao,當然要多謝Pixar願意在他們的Twitter上分享。 Heartwarming moments are meant to be shared. Bring home behind-the-scenes, exclusive footage from Bao and 10 other critically-acclaimed shorts when you get the Pixar Short…

Siggraph Asia 2018 – Production Gallery

今年新增了一個展區,位置就在登記處旁,而且無需任入場證也可以入内參觀。從我的觀察,東京國際論壇這座建築物的兩邊出入口,是日常上班族或逛街人仕的通道,每天經過的人次非常多,這裡放一個免費展區,觀衆及參展的藝術家都是雙贏。

SIGGRAPH ASIA 2018 – DAY ONE 亂入

DAY ONE – 今日倒塔咁早就到了東京論壇大樓 , 環境算是不錯 .  8 時已見排隊的人龍…. 後來知道有人要花兩個小時才拿到個證 ….. 太誇吧….. 上午九點一第輪 時段已經有兩個想看的的講座撞了時間 , 一個是PIXAR 的 『 Art-Directed Costumes at Pixar: Design, Tailoring, and Simulation in Production』…..

Blender 2.8 — EEVEE 的測試分享

看到了版主前天的Blender 2.8 Grease Pencil報導後我立刻放下所有工作,怎樣忙也要寫兩句 … … 因為Blender Conference 2018 宣布了Blender 2.8 版本鐵定於2019年年初推出,我的「手癢徵狀」又再出現了,禁不住要親手試一下它的全新 PBR (Physically-Based Rendering) RT engine,其名為EEVEE,全名應該是 Extra Easy Virtual Environment Engine,名字雖然有一點奇怪,但效果卻令人非常驚嘆! 思之很想分享我的簡單測試結果,讓CGV Space讀者們也感受一下這個萬眾期待的EEVEE 之威力。測試的場景其實非常簡單,只有Mike Pan所分享的BMW model與及Blochi 在sIBL…

建模撚手魔術棒 – 3ds Max 的 Object Paint

近日,有位剛畢業的同事向我提問,如何繪畫森林、重複性的城市結構、甚至是角色設計上的重複結構等等,初學者也會摸不着頭腦,如何簡單又快速地做出即時預覽?幸好,3ds Max 的Object Paint 就像魔術棒一樣,動畫師只要用滑鼠的浮標點擊三圍模型表面的特定範圍,電腦就能在模型表面上產生重複性的物件。動畫師可以決定物件的大小、物件之間的空間和物件的三維方向,大家需要經過重複性的測試才能掌握及控制物件與Object Paint之間的關係。

客人最like那一種CG佬?

對於後期製作人員來說,除了在技術和美術層面上要滿足客人的需要外,如何與客戶維繫一段良好及持久的關係,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客戶能夠直接操控動畫師的生命,以商業角度來說, 動畫及後製工業很大程度也是屬於服務性行業。對客戶的服務態度很多時就會影響動畫製作的流暢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