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塑造世界動畫產業

今年的 Filmart 已經曲終人散,思之當然有捧場以及出席了幾場講座和研討會,很想分享一下其中兩場研討會所討論到的問題。於星期二 (3月19日) 的『新的中外聯盟將如何塑造世界動畫產業?』專題研討會上主持人和講者們主要是探討著「動畫產業」怎樣可以透過中外合作模式來製作更多「國際化」的動畫電影或視頻作品,以創造更大的經濟效益。討論的焦點是圍繞著兩方面,第一是題材和創作,第二方面就是製作團隊的組合和發展。

討論中提及到《功夫熊貓 3》這齣當年最成功之一的「合拍片」項目,他們的製作單位就是鼎鼎大名的 Oriental DreamWorks (东方梦工厂) 。電影裡雖然用了很多中國文化元素,但原來它的市場定位是完全沒有考慮到要針對中國觀眾這個市場,只是純粹人物和背景設定都能夠同時滿足到國際和中國的觀眾群,這實屬意料之外的成功!但他們的故事設定,還有劇情設計就當然是採用了荷里活式的電影佈局,以荷里活的製作規模,以及行業內的最專業技術生產,才能製造出這部大受歡迎的動畫片。而當年的 Oriental DreamWorks已經變成了今天全中資擁有的 Pearl Studio (中文仍然是叫 东方梦工厂) 。

就這案例而然,講者們都認為「合拍」模式並非現今或未來動畫工業的最佳發展方向,他們主張今天的合作模式 (包括製作) 可以非常靈活,能夠以動畫「產業」來分享這個龐大市場,即是有規劃的大量生產,製作更多內容,例如是以「製作聯盟」(alliances for production) 形式把分工更為仔細地分配到世界各國不同的單位,以達到「製作市場」國際化,以求能夠滿足到不同觀眾的口味和期望,發展出一套多樣化的動畫製作產業規模出來!思之覺得動畫的應用亦已經由傳統的電影、電視媒介發展到串流方式,以視頻為中心的「媒體融合」(Media Convergence) 製作,加上mobile技術令我們可以隨時隨地看到2D ,3D 甚至是 VR動畫片。所以我甚為認同他們的結論。

當談到技術層面和新科技的介入,就不得不提及一下星期三 (3月20日) 舉行的『虛擬實境及擴增實境 (VR and AR) 的最新應用』研討會上的內容。講者們主要是探討著 VR,AR及 MR技術怎樣影響著整個娛樂工業的產業化過程。他們引述在國內的 Immersive Dome 遊戲以至到大部分人都玩過的Mobile VR,如 Google Cardboard和 VR Headsets;還有已逐漸流行的 VR Backpack 及 IMAX VR 電影等 影視、娛樂和 Location-based Entertainment 等等新興多媒體產品都反映出製作方面是需要有所改革。他們認為業界是需要一種嶄新的創作與及製作模式來營運。因為這些觀眾或玩家不單只要求視覺上的刺激,他們還希望得到一種體驗式的經歷,這是有賴 Experience Design (XD) 和遊戲設計的相應配合。講者們還提出這些 VR/AR/MR 故事內容很需要一種全新的劇本創作,亦需要 popup contents,experience design ,還有一個可供玩家們發表的分享平台以供他們分享遊戲經驗。一切的互動經驗都非常重要!思之非常同意講者們的分析和推測 ,遺憾只是沒有香港的代表參與這兩場研討會。

香港的動畫製作水準和技術已有目共睹了,但香港的製作公司甚麼時候才主動融入這個國際「製作聯盟」呢?香港製作公司能夠擔任甚麼角色呢?思之相信「製作市場」國際化將是一個大趨勢,很希望將來的 Filmart 能夠見到多些香港製作單位代表發言,為香港的 CG和動畫界爭取更有利位置!恰巧昨天收到了有關「第七屆動畫支援計劃」簡介會的資料,各位 CG新人請多多留意,或者請按此超連結報名出席他們於 4 月 10 日(星期三) 下午 6 時舉行的簡介會,加入香港製作公司這行列。

*謝謝 Angela Wrong 的留言。思之已經把「alliances for production」的翻譯更正為「製作聯盟」,希望會比較清楚。

參考資料網址:

https://event.hktdc.com/fair/hkfilmart-tc/s/10145-For_Visitor/香港國際影視展/專題研討會.html#eventGroup_1

https://event.hktdc.com/fair/hkfilmart-tc/s/10145-For_Visitor/香港國際影視展/專題研討會.html#eventGroup_2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Znk6MfA2i1ww-c-1LQdxlcrwyBFuVhdG1IDZiA8QGZYTAWg/viewform

 

Facebook Comments

思之

『思之』是代表筆者對CG的情懷不衰,縱使已退伍,仍然心繫此門藝術,「思之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