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 concept art by Rona Liu (Production Designer). ©2018 Disney•Pixar. All Rights Reserved.

Siggraph Asia 2018 – The Making of Pixar’s Bao: a Production Panel

每套Pixar電影播放之前,總先放一條短短的動畫片,今年上映的超人特攻隊2的短片是Bao,中文應該就是”包”吧。

©2018 Disney•Pixar. All Rights Reserved.

假如你仍未看過這段短片,以下的討論會内容應該比較難理解。這裡有個合法的途徑可以觀看短片Bao,當然要多謝Pixar願意在他們的Twitter上分享。

這次來到會議室只有四人,其中負責攝影部份的Patrick Lin,因Toys Story4的工作關係而不能出席,由Ian Megibben代為介紹。

首先由Mara(Character Modeling & Rigging Technical Director)簡介每位出席的人仕,之後就是欣賞Bao影片,讓大家對片裡的内容有個印象。

©2018 Disney•Pixar. All Rights Reserved.
Domee Shi是首位Pixar女導演

Domee 是inside out 電影的Storyboard Artist。她喜歡美食,而食物亦是一個世界語言,不同國家也有以食物為題材的童話故事,她好想利用中國的蒸包來創作一個。一家人來食一餐,正好是用來表現家庭倫理的故事。父母關懷子女,總會怕他們吃不飽,煮他們喜歡的食物,把最好的夾到他們了碗裡去。這些概念都是來自她小時候,從中國移居到多倫多唐人街的生活中得來。她和母親的關係親密,亦是片裡母親角色和包兒子的日常生活中表現出來,一起遊玩、購物和煮食。當Bao落實製作時,Domee的母親就成了製作团隊的包點製作顧問,上課教授如何整包。

Domee Shi with her mother, Ningsha Zhong.

故事概念定好後,便開始創作角色,包兒子和母親角色都偏向Q版比例,团隊亦到唐人街裡做資料搜集,觀察這些“大媽“動態和衣著。之後把故事内容繪製成Storyboard和Beat boards,把包兒子和母親的關係,不斷因成長而産生變化,建構整個故事出來。完成Storyboard後,便找編輯人員把圖片剪輯成Story Reel,加上聲效,便可以方便讓团隊評估製作成本,和找别的团隊觀看後收集意見。她認為Story Reel是個最便宜的方法,因為成本只有她一個人畫圖而已。

©2018 Disney•Pixar.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 Disney•Pixar. All Rights Reserved.

跟著就是動畫風格的設定,她的動畫主管是日本動漫迷,喜歡2D動畫“隔壁的山田君“和“海賊王“,但要把日式2D動畫風格放入3D世界卻是一項挑戰。例如,母親角色當受驚時眼睛會脹大的效果,包兒子嘴巴形態就是從日式動畫裡取材。當中不斷反覆做動畫測試才能做到恰當的效果。包兒子角色需要做得它充滿彈性。他設定是一個包子,所以過份有彈力又不合理,動畫測試有助他們决定包的彈性程度。

©2018 Disney•Pixar.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 Disney•Pixar. All Rights Reserved.

Rona是Bao影片的Production Designer,職責是設定並監控著所有角色、場景及彩色的製作。

Rona Liu, Production Designer

3D動畫製作是由多個部門的工作人員協作而成,控制質量和協調各方面的工作是非常重要。建模有沒有走樣,材質調色準確與否,都需一邊製作一邊監控著。利用Mood Board可以有效地讓製作人員知道,整套電影的光影氣氛和色彩變化。另外利用Colour Script亦可以作為整套電影色調指南,劇情發展和人物情緒起伏絕對與用色有關。

她設計角色造形和不同場景,都是透過親身到唐人街搜集色彩和圖案,還有衣服款式和街上的裝飾品做參考,再調整至風格統一的形象。

食物效果亦要設計得令人感覺美味,她發現只要加上一層油質在餸菜表面,就能變成珍饈百成味。其中一場母親弄滿了一枱餸菜,希望能夠留住想出走的包兒子,只要加上熱氣騰騰的蒸氣,美味效果就完全表現出來了。

Ian Megibben, supervising technical director and director of photography – lighting

Ian 是代今天未能出席的Patrick講解製作Bao時攝影機的取鏡及鏡頭設計。Ian是處理燈光效果的工作,所以需要和Patrick互相合作。Patrick運用鏡頭是受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所啟發,保持鏡頭静態及構圖簡潔,一些著名荷里活導演也有受到他的風格影響,Bao亦是尊從這個方向運用鏡頭~Simple, Minimalist & Understanding Camera。

©2018 Disney•Pixar. All Rights Reserved.

整套Bao電影用上了兩組鏡頭,50mm的標準鏡用在真實世界,25mm廣角境用在母親角色的幻想世界。所以當母親吃掉包兒子一幕,鏡頭由50mm轉為25mm,之後母親從她幻想醒來回到真實世界,鏡頭又再轉為50mm了。另外運鏡方面,盡可能保持鏡頭靜止,移動時亦只是維持角色在畫面上的位置而已。直到高潮一幕,母親吃掉包兒子時,才用上Tilt up和Tracking的運鏡,連最後大團完一幕,亦只是簡單的Pan鏡。

©2018 Disney•Pixar.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後要提及的是鏡頭水平高度,大部份時間鏡頭都是降得很低,比角色的視平線還要低,頭鏡都是從地面往上看,這種視角是表現對拍攝的角色的尊重。當飽兒子第一次甩開母親的手肩時,鏡頭即改為由上而下拍,表現包兒子此刻不尊重母親這個角色,其後亦有利用高低不同視點,來表現角色之間的態度,利用鏡頭來說故事。

Mara MacMahon, character modeling and articulation TD

Mara負責角色建模,工作需要和動畫師緊密合作,像包兒子這種頭大身細又手短腳短,要做角色動畫是有一定難度。整套電影基本上是沒有對白,只能利用身體語言和臉部表情來表達故事。她展示了多個有關母親眼睛的動態測試片段,怎樣設定眼睛在驚訝時的大小,這些測試是方便挑選在什麽情况下採用那一個表情,而且亦可預視Rigging後的動作有沒有出現問題,在交給動畫師之前先解决好。

Ian再次上台講解燈光設計

最後Ian再次上台,為我們講解Bao的燈光設計。技巧主要是利用“自然光源“來照明場景,如光總是由場景裡的窗口方向而來,或者來自埸景𥚃的電燈和電視屏幕。另外,利用光的色温而並非颜色燈光,亦用上環境光來控制背影霧化效果,特出角色及主體。

當故事開始時,燈光色温正常,表現母親角色每天相同的煮食工作。當包兒子出現,色温漸漸變得和暖,角色膚色亦相對鮮艷起來,這是兩個角色相處愉快的時光。包兒子慢慢長大,之後的場景色温亦漸漸變冷,彩度亦變淡。他還利用角色處於光照還是陰影下,來表達他們的處景。在相同場景下,如坐巴士的前後兩幕,分别在於母親是在日照和陰影下,感覺就大大不同了。當包兒子長大後,他總是在日照下,母親就處於陰影下,而光影之間的那條綫就把兩個角色分開了,這就是利用燈光來說故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