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憑量化寬鬆導致教育消費行為的關聯

這兩星期看到了幾則吸引著我的新聞及報導文章,很想抽點時間讓自己思考能夠沉澱一下,也順道和大家分享這幾宗事件的性質關聯。在一個財經網站讀到【文憑量化寬鬆】這句絕佳的形容詞,令我頓時間有一種唏噓和無奈感湧上心頭,真不是味兒!再加上看過了上星期政府所公布的檢討自資專上教育諮詢文件,又剛巧讀到幾篇有關【人類的智商自1975 年後一直在逐步下降】的文章,這本是來自歐洲的科學研究報告,科學家們分别在好幾個國家的研究中都發現出生於1975年後的人都比他們的父輩智商為低,研究分析說應該是因為現代化(數碼年代)影響下人類生活模式改變了,例如現代人花很多時間上網,他們已很少閱讀、以及教育系統的改變等。筆者心裏就不禁問這個文憑量化寬鬆與人類智商逐步下降現象是否純粹巧合?而香港政府的教育政策取態對於我們的智商趨勢又將會有甚麼影響呢?

事源的背景是近年很多國家和政府都紛紛增加了高等教育的多元性,新興的種種教育體系(專上及高等教育)就如雨後春筍般應運而生,這其實是屬於全球性的問題,因為它造成了「學歷通脹」的惡果,皆因發生了很多貨不對辦的情況出現。本港有知名人士形容讀書及追求學歷在香港已被視為是一種「消費」(consumption),可惜的是效果與教學質素都在不斷下降,報道中更指出香港大學畢業生佔整體適齡畢業生人口比例(25-29歲)在 2013 年已經達到了47%,而其他報告則表示碩士學位更供過於求(對於本地大學畢業生而言),學歷通脹的嚴重性是不言而喻。筆者再想到這麼多人有高學歷,照理應該是我們的智商會延續 「弗林效應」(英文叫 Flynn effect ,是指人類智商逐年在遞增這個現象) ,怎麼會有不增反降這情況出現呢?

筆者認為教育普及化絕對是個好現象,因為越多人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就有越多人能夠貢獻社會,人類也應該變得越來越聰明,但事實上是本末倒置,怎會發生這種情況!這是因為純粹只是為了普及在學與畢業生人數的高專教育方針導致了一種教育學者稱為「文憑主義」的效應,這種「文憑主義」現象就絕非好事,更衍生至發生「學歷通脹」這惡劣情況,這詞的定義是指社會對學歷「證書」的頒授逐漸增加,因而產生了學歷證明同時不斷貶值的效應。這其實就是「文憑量化寬鬆」的含義,這種教育風氣對全球人類及社會發展都沒有好處。

慶幸 CG 和設計業界一向都是以 showreel 和 art portfolio 為聘請 animators 的主要條件,學術資格並非主要的聘用原因,而且業內人士都知道全世界的 CG 公司都差不多全年在聘請 senior CG artists 或 TD 人才,CG 行業是長年聘請人手。這是否就正中 蔡元培先生對近代教育的先知卓見,他所談到的:

教育 … 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種特別器具,給抱有他種目的人去應用的。」

(請參看《淺談近代教育理念和 Open Source 的由來》一文)。此外,抱有不謀而合見解的人還有公開大學動畫課程高級講師麥盛豐先生,在其受訪的文章他也表示:

香港的動畫教育看重技術培訓,然而,動畫教育並不是訓練學生當行業的齒輪,以實現人們對動畫產業的期望,… 」

(請參看刊於香港 01網站內的《【動畫存活錄.四】長江與後浪 兩代動畫人看動畫前景》一文)

思之(筆者) 對於香港高教界的文憑量化寬鬆政策實在是百般滋味在心頭!還有很多文章批評過現代的教育體系是否已經逐漸變成「教育產業」其下的一個重要 Profit Center,教育機構都只會盡量鼓勵大家消費,終生消費!若然是這樣,我們又能否學懂做個精明的消費者!

 

參考資料: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原富港人】劉鳴煒與文憑量化寬鬆(白仲祺)-035620354.html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6/25/P2018062500316.htm

http://time.com/5311672/iq-scores-decline-environment/

https://edition.cnn.com/2018/06/13/health/falling-iq-scores-study-intl/index.html

https://www.hk01.com/周報/203594/動畫存活錄-四-動畫長江與後浪-兩代動畫人看動畫前景

 

Facebook Comments

思之

『思之』是代表筆者對CG的情懷不衰,縱使已退伍,仍然心繫此門藝術,「思之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