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梁仲文導演對談 – 了解關於電影《香港大師》(Hong Kong Master) 的製作背後…

訪問團隊 : Kot Tung Ching / Chan Chi Wai / Leung Hiu Lui /  Poon Hiu Ching (Merphy) / Wong Ka Kit / Ho Chi Wing

 

出生於80年代的梁仲文導演自小對科幻片及特攝片都很著迷 , 2011年執導短片作品《關公大戰外星人》玩Cult一玩成名 ,去年再以低成本製作 他首齣電影長片《香港大師》(Hong Kong Master) ,繼續拍攝自己喜歡的題材。

這次由幾位正在修讀動畫及特效的CG青年軍跟這位八十後導演對談,從訪問中可見導演非常有心亦很有火、對現況都有很多批判,正如他所說的好似很絕望,但卻是很真確。

對年輕創作人來說…現在是困難的時代、但郤又是一個突圍的機會…

整篇訪問頗長,但仍希望大家能夠把它看完吧 !! ~~~~ 感謝各方的努力 !!


導演眼中的香港創意工業

知道你很喜歡特攝片,你會點樣打造出一個屬於”香港”既特攝英雄呢?
> 梁 : 如果要打造一個香港既特攝片呢,你嘅第一步就係你要先係”日本”打造左,然後翻香港,你唔可以係香港直接打造,你唔可以係香港造,係喇 !! 因為觀眾既反彈好犀利,係喇,香港人睇唔起香港人,哩個記住,永遠記住 !!! 香港人係永遠唔會想你成功,永遠唔會有香港人想你成功既,你要做既野就係好似Michael Lau,好似Raman Hui ,唔好係香港搞阿,死硬,唔好係香港搞先,做唔到架,就算係遊戲,神魔之塔,好多香港人笑佢抄野,佢都唔係香港先,佢係台灣先,佢走台灣走大陸先再走翻香港,好多都係,香港搞唔掂,香港人好少,人既心地好差,品味好劣絕。

點解我會講到咁灰暗,咁絕望呢,係因為真係咁囉,哩個係事實,香港人係咁樣既,而係共孽,點解會咁,係因為我地拍哩D野比觀眾食,食食下觀眾就只係食哩D野,唔會再去思考喇,網媒同電視台好大責任喇,觀眾要咩你就拍咩比佢,食食下咪愈來愈蠢囉,豬咁囉,係呀,咁就慢慢就係得一個工種,得一種娛樂,係喇,香港面對緊哩種狀況,如果香港要做Superhero,一定要係第二D位入手。

《香港大師》都係架,香港唔會有人投資《香港大師》,大陸開放過香港,你可以殺出一條路既話可以試下,跟我地咁,係香港做左一D野,拎到外國人既賞識,拎電影節,報多D電影節,攞多D獎,《關公大戰外星人》點解會成立到間公司,就係因為拎獎,唔係靠香港架,香港鮮浪潮拎左獎又點姐,無錢既,我拎左一D台灣既獎啦,日本既獎啦,法國既獎啦,瑞典既獎啦,再翻返黎,先開,有人識,有公司知道,先至可以夠Job,去撐一間公司既,如果一開頭呢,鮮浪潮就係香港既獎,然後一路Keep住,拎香港既獎呢,唔掂架,因為,《香港大師》都係。

我都等緊拆一D觀眾棚牙既,原因就係好多人會睇死你啦,覺得你香港出黎就係抄人架啦,我唔欣賞你喎,覺得你渣架喎,但係呢,嘩~~ 原來日本人好欣賞你喎,咁你就拆佢棚牙啦,要做哩D野,唔好咁愛香港呀,無用架,係外面立足左,有一席之地啦,先至復仇啦!!!

 

那麼你認為有咩方法可以令香港既科幻題材既片 突圍而出?
> 梁 : 科幻片點樣可以突圍而出呢,有,靠教育,靠一D身先士卒既電影人,古天樂係其中一個啦,果套《明日戰記》,以前叫”矛盾戰爭 “,幾年前架啦,係一個帶頭啦,依家科幻片香港,要靠哩 D人去撐左先,都要靠大家哩一代新既人,唔好睇咁多大路嘢啦,因為市場會偏佢地走,觀眾睇既野就會愈來愈低質,市場會偏向佢地走既,惡性循環黎既。

我唔會怪市場既唔會怪觀眾既品味既,但係你地唔同,讀Media,讀電影,讀動畫既人唔可以有哩種品味,如果唔係呢,好絕望阿香港,你身為頭領呀,你地係最前果批黎架,做創作人,你地係帶住個潮流架,你地係要帶住觀眾應該睇D咩架,如果你地都睇Youtuber呢,你地都覺得Youtuber係好,咁就弊啦,youtuber可唔可以拍套電影出黎比你睇呀?拍左出黎你都唔會睇啦,但係呢,市場一直咁樣縮呢,係短期果D人賺錢唔係你賺,你地要做所謂香港科幻,香港特攝,香港whatever 什麼啦,你都係做頭領,你帶佢地唔係跟佢地阿,你一定要諗方法生存架。

當然係好難啦,如果唔係個個都做到啦,你都唔需要讀啦,你地如果想出到黎哩,做到頭領生存條件呢,你有幾樣野一定要有架,你要有技術,你既技術要練好左先,你要有創意,你睇既野要夠闊,人地睇果樣野你就唔好睇果樣,你睇第二D,好多人睇果樣呢,你就睇第二樣,哩樣野係要知既,咁都隨時準備腦入面有故仔啦,有諗法啦,因為唔知幾時有機會既,突然之間有導演搵你呢,你要即刻講到既,你唔可以話翻去諗既,你要有野係到,你個腦唔可以黎黎去去都係吃喝玩樂,你個腦圍埋要創作,我同D朋友呢,茶餘飯後,食飯呢,講野既話題呢,唔會講呢排興咩國,食咩野,睇咩電視劇,唔會講哩D,你會講哩排睇左咩野電影,個故仔好正,佢個Effect好好睇,哩排玩咩Game佢個設計好新,好好玩,佢既故事點樣表達,你既涵養就係哩到黎架啦,你要不停咁樣煲自己,你要識哩D朋友,唔好淨係睇主流既網片,學唔到野架,你無辦法去第二個層次架,你年紀就會增長啦,到時而家主流都無人睇啦,又第二個Youtuber啦,唔好做哩D無謂野。

我覺得你問我點樣可以突出重圍既,香港搞科幻呢,答你唔到,如果我答到你既話我自己做左啦,但係我靠大家,我要靠我地既年青人都係咁樣上,要團結。

你係點睇本土意識或者本土文化?
> 梁 : 其實我覺得無『香港精神』呢個字。廿幾年前香港好風光時期呢,二三十年前九十年代二千年代香港係好得既時候呢,無人講香港精神。香港精神就係無香港精神,就係利益先行、就係投機取巧,邊到有錢就搵邊到呢個就係香港精神。佢地會美化所謂獅子山精神、所謂拼搏。其實呢一啲野唔係⋯⋯記住我地香港既年輕人千祈唔好比呢啲野呃到,呢啲野係啲老野話比你聽,佢叫你安份守己啊嘛、叫你獅子山精神啊嘛。佢獅子山精神咩,佢一啲都唔獅子山精神啊。佢炒完貴左啲野,炒左炒乜炒物,賺左啲錢會唔會比返你?會唔會回獻你?會唔會回饋社會?唔會咖,佢想你拼搏啊嘛、佢想你唔怕蝕底啊嘛,佢會唔會唔怕蝕底?佢唔會。

你地要諗既就係點樣打倒呢一啲人,用你既實力。唔係叫大家去雨傘抗爭扔幾個汽油彈扔下磚就做到野喎,唔係靠呢啲喎,係靠你既技術,你有無料到先。外國既人會唔會注意到你,你既修為你既技術係咪勁過佢地,你既思維係咪做到一啲佢地做唔到既野。我地既優勢係我地好熟悉social media,我地好熟悉電影以外既野。北野武都講過既,有乜野告誡宜家做電影既年輕人既,佢有一句我係好深刻既,唔好將你既人生全部放係電影上面。以前既人可以咁做,我地呢一代唔可以咁做既。我地呢一代係靠外來既資訊食糊既,我地係要靠遊戲、動畫甚至乎social media,靠唔同既cross-media去製造我地既創作既,因為宜家新一代既人既品味係愈來愈劣絕愈來愈蠢既,書都唔睇本,字都唔睇多隻。而且好多制度既僵化,包括電影,任何行業都係,電影特別係。

我地最叻地方就係,尤其是你地讀IVE、讀POLY、讀digital media,你地叻既地方就係,你地做後期做CG之餘,你地要識拍野識剪野要識得打燈,睇既野多。你識既軟件係你既武器黎既,你識Premiere、你識final cut pro,你就識mixing咖喇你就識做聲你就識扔聲,你上網搵罐頭聲你上網搵effect然後一條龍做哂。你識呢啲宜家所有老一代既導演都唔識。你拍特技,佢地要請特技導演,你識特技你又識拍埋,唔洗請特技導演,你自己搞掂哂,你識你就有競爭能力啦。

甚至乎仲有一樣野,所謂本土意識。香港既觀眾都唔會睇好你,香港觀眾好賤,好見高拜見低踩。全世界都係咁,香港特別勁。曹星如就係一個例子,打到豬頭咁比人話打假。好彩曹星如係次次贏咋喎,輸一兩次仲得了啊,地底泥啦變左,唔容許失敗。香港人係非常之⋯⋯觀眾係非常之低賤。千祈唔好指意佢地會撐你,你要有返自己既諗法,你要保證自己既生計,紮實到一啲自己擅長既領域,保證到呢啲野先至再去反擊,先至再去諗香港人。香港人,你唔好當佢地係善良既觀眾,當佢地係蠢既人,雖然咁講係好黑暗,但係呢個係真既,佢地唔會同你諗咁多野咖,佢地係好淺白好蠢既一群人,大部分啦當然唔係全部。因為教育啊嘛,睇TVB、睇100毛、睇Youtuber,睇左十年咁個啲人就係咁樣。所以本土意識呢,無咖,我地咪就係本土囉,我地咪就係住係呢到咋嘛,我地既野就係本土。唔好揸住啲信條,唔好話咩拼搏唔好咩啦,廢話黎咖,個啲唔好信佢地啊。

《關公大戰外星人》都係講緊類似既野,講緊入面有班友仔寧願驚樓價跌都唔驚前面棟樓冧,呢個咪就係香港精神。法治被破壞唔緊要啊,行業被破壞唔緊要啊,最緊要眼前搵到錢。去哂炒樓囉,去哂投機囉,去哂炒賣囉,無話唔得咖。但係我地就係咁賤囉,賤骨頭囉,做創作既人。香港唔係孕育創作既好環境,但都未算係最差,因為我地既科技好發達,我地既網絡好快,我地既資訊好犀利啦好快啦,相對外國既野係平啦,學校亦都有support,有呢啲學校啦,唔係最worse既,但係一定係難囉。姐係講真每個國家都有問題,香港既問題就係觀眾既品味好差劣,上一代既電影人同我地呢一代既電影人斷層好大,好難比你上,但你亦都有好處囉。

接下來有沒有甚麼題材打算拍?
> 梁 : 其實接下來我都打算拍特攝片,來年2018年我同樣會繼續做特攝片,亦都有些網大所謂網絡大電影在商討,同時正在籌備中。基本上這次《香港大師》反而不是我最擅長的電影類型。《香港大師》是Cyberpunk、科幻、科幻復古為主,我拍特攝片較多,Cyberpunk是第一次拍,第二次就會做一些較擅長的類型,會想拍特攝片多一點。

有沒有喜歡哪一位導演?
> 梁 : 我喜歡的導演一時間可以說出幾個,我喜歡庵野秀明,庵野秀明是《新世紀福音戰士》、《新.哥斯拉》,他是一個由特攝迷變成做動畫,再變回拍特攝片,是一個很本事的導演。他很擅長特技,亦很擅長說故事。我喜歡周星馳,周星馳的喜劇時機是沒有人能學得到,完美的對白時機、喜感的觸覺,電影中對白的笑位全部都是每三十秒一個笑位,甚至更加短,沒人能學到的。我喜歡Stanley Kubrick、列尼史葛,列尼史葛是《異形》、《銀翼殺手》導演,雖然新幾輯的異形不是太好看,但都是喜歡的。就是喜歡這些導演,喜歡Stanley Kubrick的原因就是跟他學習,雖然他很多電影都是較沉悶,如《太空漫遊》,《閃靈》算不算是悶,少許悶吧,但是他的電影手法、拍攝手法、調度都是最厲害。沒人能學到,都是同一個道理。

有冇野想同師弟師妹講?
> 梁 : 接觸多些新媒體,不要只是看電影,打多些遊戲機,說真的,看多些動畫。不要看太多港產片,看港產片學不了東西。雖然你要拍的是港產片,但是好的港產片是靠大家,現在的港產片是非常墮落。還有,不要看那麼多Youtuber、KOL,學不到甚麼,看外國的KOL、Youtuber。很多人想做Youtuber、KOL,但這樣不好,因為這樣賺了一筆就沒有了,要想得長遠一點,不要留在香港,盡量不要留在香港。香港發展機會很小,盡可能出去見世面,做一些外國人會欣賞的事,香港這個池是不值得大家去混,我都在做同樣的事,希望大家都做到。


有關電影《香港大師》(Hong Kong Master)

《關公大戰外星人》與《香港大師》兩套作品 邊套你會滿意多D ?
> 梁 : 我滿意《香港大師》嘅,因為關公大戰外星人係純抽水,係喇,純抽水,係咁抽,抽足16分鐘,香港大師係有起承轉合,有故事既,係喇,係一個進步黎嘅,係一個迫自己唔做哩把刀,因為抽水好易,抽水唔係創作黎嘅,係呀。呃…哩個係我經過6年之後學到既,關公大戰外星人應該起碼6年前啦,11年,係囉11年。咁哩一個係我認為大家需要有哩一種訓練,係喇,因為你地出去做野呢,遲D出去做野接片做哩,我當你地導演又好,接公司既Job做又好,大部份既客戶係短視既,係需要你抽水得架啦,係喇,需要做最hit既話題,係喇,呃,最無聊既創作但係最多人睇,係喇,呃,關公大戰外星人係比較接近頭條新聞囉,係呀,不停咁樣將社會既狀況同埋一D時事抽水既野放係條片入面,呃,香港大師無咁多咁既野既,因為我認為,呃,抽水係搞唔到一條長片既,係啦,會悶既,會拼唔埋故仔既。

咁香港大師算係我第一條拍長片啦算係,60幾分鐘,咁,呃,滿意既係因為做到成件事出黎係講到故事既,係喇,哩個係要訓練既,因為我地哩一代既導演或者哩一代既年青人哩,係短片多過睇電影,睇YouTube多過睇電影,睇Facebook既片,你睇100毛哩,果D片呢,佢講對白呢,係對白同對白中間既抖氣位呢,佢連果D都覺得長,係hard cut 對白接對白接對白,好似日式果D戲呢,或者漫畫日和咁樣架,快到,咁哩樣野既原因,就係因為人係愈來愈無耐性,愈來愈鐘意抽水,愈來愈縮,愈來愈想直接到point,唔會同你講咩野電影語言,講咩Feel,唔會同你講感覺,需要資訊,需要娛樂架姐,咁如果100毛拍電影既話,就會係爛片囉,係呀,我都有拍100毛D片,咁哩個唔怪得商業既,係怪觀眾,觀眾既野愈來愈細,由我地初頭玩xanga,玩blog,玩forum,玩facebook,個分別係咩,就係字愈來愈少,到玩Instagram,玩果個Snapchat,多兩行字都唔俾你post啦,睇既字愈來愈少,內涵愈來愈少啦,愈來愈蠢啦D人,咁唔好剩係follow果個市場,如果唔係呢,香港就真係無架啦,玩完,人係愈來愈蠢架,我地香港D觀眾,係啦,就係咁啦。

 

撇除時間同金錢嘅問題,有沒有甚麼 這部電影上未完成?
> 梁 : 其實這部電影對我而言,拍了我想像中的一半效果而已。其實不能撇除時間和金錢,就是時間和金錢。(如果有很多預算很多時間的話?很多預算很多時間的話,只能說錢越多規模越大,情節內容會差不多,但規模卻相差很大。

你可以從人手方面來看,這部電影很少大鏡頭,原因是大鏡頭要做特技,因為這套電影的背景不是普通的世界觀。假如說這個故事的世界觀是建立於現在,拍一個大鏡頭,甚麼也不用修飾,就可以拍很多大鏡頭。但是這套電影的大鏡頭可能要建構出一個城市,換言之,越多大鏡頭,越多物件需要建構 ,就會拍不到。問題是如果沒有大鏡頭的話,畫面的空間感、世界觀的感覺會相對地減弱。

但這個情況需要取捨,亦都看到之前劇情提及到有很多手下一呼百應的情節沒有拍出來,因為在香港的情況下成本很高。古惑仔可能要一百幾十人,這樣的成本要很大。另外,鐵頭人也是只有四五個。一個畫面裡不會有多過三個鐵頭人出現,原因同樣簡單,即使有道具也沒有錢請皮套演員。皮套演員比一般演員貴,比特約演員更貴,所以皮套演員很珍貴,成本亦很高。因此最後以對白或情節交代,就例如電影裡有一幕講所有村民離開,同樣原因因為如果要將大規模的劇情拍出來,幾十人對打的劇情,這樣就會超出預算。

你可以看到有很多未做到的情節,例如電影裡面,戲中飾演警察李sir的Sam哥,都沒有交代他如何找到敵人的基地。

為甚麼提子即戲中的天狗會這麼快死,其實本來都有很多這些原因,電影中間本來沒有這麼快死去或者他是有機會能逃走出來不會死。但是問題在於成本,你需要為這上情節刻意佈置一個場景拍攝。當時有很多這些問題,如果你現在問我,回想起又沒有很多戲份很遺憾地沒拍出來。我們基本上簡單化或降低成本的版本都可算是拍得完整,但如果你說要再做的話,相信規模不會是這樣。

 

電影與中後期合作期間會不會有甚麼意外收獲或磨擦?
> 梁 : 其實前中後期最大磨擦是中期因為機燈組需要即日出糧,是數期問題,數期問題是很重要的, 大家會開公司便會明白,大老闆或最大的投資者只會給最多50%的資金,怎至會只冇三成,但是你拍攝的成本遠遠超出你想像,你就需要自資,如果機燈組要即日出糧,特技演員要即日出糧,演員要即日出糧,你的成本會更加貴,如果你負擔不起,拖糧自然會吵架,亦自然會有磨擦,所有的責任是會自然發生在你身上,即使所有人都知錢是大老闆未給監製,監製又未給你,但他們依然會摧糧,這個是最無奈又容易發生磨擦的事,會好一些的話,聰明的話就會找監製去承受,你需要請一個執制監製執承受,這是機燈組中期磨擦最勵害的地方,涉及工資,我試過把尾期拖了一年,但是沒有辦法,幾十萬是個人自己資付,唯有用交際技巧、方法去處理他們。

而後期磨擦或者困難是你需要去領導一班後期人員,能夠達到你的要求,如何溝通?因為每一次錯可能都是render數日或數個星期的,如果你需要改就很麻煩,這些都是問題來的,是因為工佢量很重,時間又長,令人們的意志會不斷地消磨,一定會的,遲一點做後期就會遇到,可以試下坐在電腦面前做一個鏡頭二十多個小時,會出現很多這些情況,如何使人們不會自殺,不會發癲,不會辭職,這些就是作為一個管理者或作為一個領導需要學的東西,除了你的技術之外,你的技術需要的,領導能力需要,你亦都說話的技巧,亦需要安撫人的技巧,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因為一個不懂的去體察自己團隊,你的幫手很快會流失,流失人員承受的最後都是自己,這些就是所謂磨擦,你說有怎麼得著,得著有很多,你會接觸一些班底,班底就是所有導演所有領導或所有創作人都非常重要,班底是怎麼?就是你運行了一些東西,這些人會和你的想法同步,不需要下下和他們建釋,剛才提及後期,人們知道我的風格,看過怎麼,喜歡怎麼,日常玩樂怎麼,他大概會估計到你需要怎麼。而不是每一次都要問到太清楚,這樣是需要靠大家長年累月去慢慢組織你的班底或者學生的時候找你的志同道合,這樣東西是非常重要,尤其是拍學生作品的時候找到自己的班底和志同道合的人是非常重要,就是這樣。

其實這個有方法解決,你地需要在這一組選一個領導者出來,而這個領導者是沒有民主,要有最終決定權,不可以民主的,其實不是好不好朋友的問題,你需要有一個人去做決定,去承擔對或者錯的決定,而大家要服從,可以談判,不過不可以太過民主,因為你當4個人2比2,你會如何解決?一定要有一個人去做最終決定,這樣東西講就容易,不過常會面對這個問題。每個人一生都是不停地去面對這些問題,考你的經驗,你的人際,考你的際遇。

電影中有好多個特效嘅場面,邊一個特效嘅場景最具挑戰性同埋最難處理呢?
> 梁 : 呢個要分係拍嘅時候定係後期嘅時候喇。後期嘅時候有幾個嘅,第一個呢就係阿叻嗰個。記唔記得有個百利達紅酒加一目偵信呀?所有sponsor掉曬落去嗰個shot呀。咁個原因呢首先第一樣嘢就係佢要植入吖嘛,咁我為免影響套戲就一個shot落曬啲植入佢算喇。係喇,你要植入就植入飽佢啦!就喺嗰個shot到加。第二個問題呢呢個shot render好耐,每一次改都好麻煩,咁佢要加logo要性就好大鑊喇。因為呢個shot嘅render時間係要一個星期㗎。因為我啲機唔夠靚冇render farm,咁而render嘅時間呢要控制好㗎,因為render一個禮拜代表你損失一部機,代表你有一部機唔做得嘢。咁嗰個係render time同埋改嘢非常之困難啦。因為每個一個動作就要重新render㗎啦,咁嗰度來來回回加logo再cancel再換嘢都搞咗成個月呀。咁嗰陣時又係好緊急好多嘢搞嘅時候,又損失部機咁嗰陣時係好麻煩。

講到後期仲有好多嘅,例如街車、子彈車咁,子彈車你哋唔好以為好咩喎,因為佢喺綠幕拍呢。嗰個轆嗰啲窿窿呀你要逐粒勾㗎,會死㗎係呀。真係要逐粒勾㗎,你唔好以為綠幕就大曬呀。其實有好多嘢係綠幕搞唔掂㗎,係人手勾㗎,綠幕只係幫到你一半,另外一半你都要勾㗎。同埋你哋有冇留意阿雞爺架車係綠色㗎,係粉綠色㗎。咁綠幕咁點呀咪又係勾囉。但係你冇錢因為雞爺架車而拍藍廠,錢問題。但係點解一定要綠色呀?因為阿基拉架車係綠色吖嘛衰。你要做鐵雄同埋金田正太郎嗰兩架車呀嘛,一架紅色一架粉綠色。咁你又冇得走㗎嗰啲位,走唔甩呀。

成套片做得最多嘅係咪勾mask呀?
> 梁 : 梗係啦,所有戲都係勾mask行先㗎。所以呢,淨係勾mask係基本上大部分後期人員嘅生計嚟嘅。所以你唔使學㗎,勾mask駛乜學嘅啫。

見到電影裏面主要都係用紅色同埋藍色呢兩種顏色,有冇啲咩特別嘅用意咁樣㗎?
> 梁 : 因為夠特別夠型。係啦無啦。

見到打鬥上就用咗真實畫面同埋3D畫面交錯啦,咁點解會選擇呢一種嘅表達方式嘅 (打交跟住個下巴甩)?
> 梁 : 其實呢有幾個原因嘅,你話嗰個呢係因為嗰個我玩 mortal kombat,唔知你呢度有冇人打機呀,咁mortal kombat就係嗰幾個effect。總之你呢條片呢見到嗰幾個位,嗰啲原因都係致敬,玩。總之點解呢套戲有咁多CG呢,有一樣嘢係我,我唔知其他後期人,或者其他導演會唔會係咁。但係我嘅style呢,如果可以做道具可以用真嘅話我就唔會用CG。所有嘢係真嘅話冇人會想用CG嘅,我認為。你可以真拍點解要用CG啫?CG就係因為真拍唔到,budget唔夠,效果唔夠CG好,就會用CG啦。

我認為所有嘢呢都係用真先決嘅,道具做到呢唔用CG。你睇番呢而家新嗰啲star war呢都行緊呢條路㗎,第七第八集star war呢係想道具先都過CG先,你睇star war前傳1至3集呢係好多CG嘅,好假好難睇。因為我自己係鍾意睇特攝片,我認為大部分CG呢係需要用嚟配合嘅啫,配合佢話面嘅效果,如果你認為嗰啲嘢都可以真拍嘅,成本效果都好過CG嘅。咁就唔應該用CG,CG永遠都係次選嚟嘅。你要知道一樣嘢。你喺荷里活點解會覺得有咁多CG係因為佢哋啲CG靚到你唔知佢係CG喎。我哋係做唔到呢個程度㗎喎。

就好似Transformer 係人都知佢係假啦,點解而家啲人鍾意睇番啲懷舊嘢呀呢幾年,鍾意睇返啲實感嘢,因為之至此終都係假㗎。永遠係同唔到演員互動,接觸得到摸得到,而且喺個cam入面個質感係唔同,永遠做唔到。咁點解我會用CG係因為平啲,易啲。如果可以嘅話我係會用真嘅。咁而且呢個係好多商業嘅考慮啦,如果我用咗真嘢,我道具師做到,拍到,時間都未必就到。拍嘅時間就會長啲,亦都會增加前期人員嘅workload。你唯有將一啲錢啦,一啲負擔,一啲workload比後期做去幫輕前期嘅金錢時間體力。總之你要將全部嘅資源同埋壓力呀全部分散出去。如果淨係去一點呢,個crew就冧㗎啦。我哋嘅小budget嘅片係咁樣㗎啦。

香港大師入面其實都融合咗好多種元素啦,有古惑仔呀愛情呀喜劇呀咁樣啦,你自己係最想帶出或者表達邊一種元素呢?
> 梁 : 其實我自己想玩嘅係特攝科幻,而我認為呢一個嘅處理方法係最容易令人接受,亦都最通俗。所以我認為古惑仔呀動作呀愛情呀喜劇呀係容易去令人吸收呢啲嘅科幻片,你冇咗呢啲嘢呢科幻片咩都唔係㗎,純科幻所謂就係硬科幻啦,好少人睇既非常之窄嘅人先會睇硬科幻嘅,乜嘢係眼科話呢就係太空漫遊嗰啲啦,悶㗎嘛係咪先?咁star war就係軟科幻,就係娛樂通俗同埋有科幻元素,我係比較取向行呢邊嘅,所以我認為呢啲元素係令到人哋更加喜歡睇,就係咁簡單啦。

 

電影入面呢有冇你一場自己係最滿意或者最鍾意㗎?
> 梁 : 其實你問我呢我就覺得場場都唔係咁滿意嘅,因為唔夠錢囉,唔夠budget,唔夠時間始終都唔夠好嘅,你問我點樣拍好啲呢我係完全知道點樣拍好啲啦,點樣去令到規模好啲啦,點樣可以表達得好啲嘅,但係問題,呢一個片呢我會幾自豪嘅一樣嘢就係真係完美塌塌陷將所有budget用曬一個錢都冇剩,完全係冇曬過任何錢,甚至乎係唔可以曬任何錢,曬任何錢就拍唔成真係拍唔到。我自己比較喜歡嗰幾場戲呢,一開頭有少少似重慶森林,古惑仔去向嗰度,喺屋村飛個波上去呀,跟住陳浩東喺個街度行食煙呀,各人去向個個位我係幾鍾意嘅。因為聽返個feedback話嗰個mood係幾好嘅,亦都鍾意臨尾打大師啦,最後大佬嗰個合作好熱血喇我覺得,又幾好玩嘅。即係光劍冇咗啦,用返老牛打,嗰啲我覺得幾正,幾好玩。

但係諗番而家睇返覺得仲有好多位都可以再好啲,打鬥因為budget所限所以唔夠精彩啦,可以再精彩啲啦,亦都度到,亦都諗到啦,亦都有能力做啦。最大問題唔單止係錢嘅問題喇亦都係時間嘅問題啦,不過講真其實時間咪就係錢囉,你如果開多組咪就係錢囉,開多組即係double嗰喎,咁所以係搞唔掂,你見到大師嗰場戲我哋拍咗一日半嘅啫,大概係十個鐘頭左右,咁要handle曬所有打鬥啦,咁你唔好諗住臨尾打大師嗰個打scene係拍就拍喎,你諗下嗰個地方其實係好熱冇冷氣好焗好濕,而且亦都要搞電線,後面嗰啲光管全部係我哋做嘅,全部要搞過嘅。一反鏡就pk㗎啦,一反鏡就全部換曬,咁呢度係個零鐘嘅時間喇每一次反鏡都要個幾鐘。

而入面大師嘅替身演員呢,會拍兩至三個需要抖氣啦,佢嗰件都係好熱好重啦,每一次打嗰件道具,打嗰個頭爛嘅風險會好大啦,要有現場要即刻補喇即刻改喇即刻執喇,全部嘢都係cost嚟嘅,over咗就死㗎喇。overtime就死㗎喇,一overtime,你見到可能仲有四個鐘頭你拍咗一半未,咁就要cut shot喇,咁當刻你就要決定cut乜嘢,乜嘢係一定要cut,乜嘢係冇咗會死。講下係導演要即刻決定嘅,同埋副導要即刻決定㗎,呢啲係壓力嚟嘅。因為你知道你唔會有第二次機會,你拍多一日你嘅cost係要自己畀嘅,嗰度係幾萬幾萬咁起跳,咁所以呢,拍低budget,或者大家做fyp,或者細嘅電影啦,獨立電影啦,所有呢啲咁樣嘅戲呢,先諗完成咗先再諗精唔精彩。完成到先算好緊要㗎呢個。尤其是你哋FYP,唔好諗咁多,完成到先,係喇就係咁喇。

係電影入面加插MV情節,係有咩特殊安排,如果唔用咁有咩其他嘢可以取代?
> 梁 : 嗯,其實MV呢樣嘢其實我冇話特登去思考究竟會有啲咩嘢去特別諗乜嘢,去表達啲咩嘢先嘅,因為我拍嘢嘅mindset就係,你首先拍件事情好玩啦好睇先,有趣先,跟住先去諗表達啲咩意思。我覺得好多人拍,尤其是我地呢啲80後嘅導演好鍾意想表達啲咩嘢意思啊,想表達啲乜嘢自己想講嘅所謂message啊。

其實你條片唔好笑,唔好睇呢,好難有人去理解你特別嘅massage,其實呢樣嘢我諗大家都要好好地諗一諗呢樣嘢,姐係究竟您條片個娛樂性夠唔夠先啦,我雖然咁樣諗咁樣講好似好商業咁,其實係嘅,姐係我地依家其實基本上讀得呢啲或者我地去做呢啲,我地鍾意睇嘅嘢其實都,我相信都唔係話呢啲話非常藝術嘅藝術電影來嘅,咁一定係要娛樂先行,咁我認為MV呢個處理方法係幾好笑嘅,因為我覺得呢其實好多片啦,好多時候都需要姐係balance係個商業同藝術性嘅,咁但係我認為所有嘢都係要娛樂先行嘅,姐係我地呢一代嘅導演,我地拍嘅嘢通常都係以商業為考慮嘅,我相信大家讀IVE拍嘅嘢都唔會諗住拍藝術片掛,係囉,咁所以我做呢個MV個原因係因為好玩易做,係啦,而且亦都有戲劇效果,就係咁簡單嘅姐,冇話想去表達乜嘢特別想表達乜嘢意思,而果個意思就係果個故仔要跟番套戲啊嘛,你跟番套戲嘅character,佢果陣時嘅當刻嘅心情或者佢當刻要想表達果個故事嘅起承轉合來做嘅,而唔係你想表達啲乜嘢,因為如果係你想表達啲咩,姐係你個人導演覺得啊,我果一下嘅心情想係果套戲果個位入面出來,果啲戲通常唔好睇㗎,我地一班人睇住佢自瀆㗎,係會有呢啲嘢㗎,係啊你見到好多導演點解拍出來嘅戲好悶好衰,好差好咩,就係其實都係咁嘅原因,其實你要先用觀眾嘅心態來睇邊啲位好笑,邊啲位好玩,其實就係咁簡單。

咁呢個MV點解會選呢首歌,呢首歌其實係大概十年前,嘅一個叫作斯海龍王嘅一隊band嘅post左上網嘅歌來嘅,其實果首歌呢曾幾何時係俾人笑嘅,係啦係話好MK啊,好做作啊,咁果陣時我就覺得呢個呢件事聽歌詞同埋果個MK嘅程度都好岩我套戲喔,咁我就話不如我搵個製片同四海龍王溝通啦,咁先驅使件事發生,咁四海龍王呢已經冇左呢對band好多年嘅啦。係啦,咁呢隊band點解會散,係初初呢首歌俾人笑啊,俾人話佢地MK啊,咁然後笑笑下就覺得心灰意冷咁就唔做了,咁我覺得呢件事就係幾切合《香港大師》果幾個主角嘅經歷,咁果啲歌詞亦都配合,咁我就認為呢件事就係好岩放係呢度,咁我就放落去囉,就係咁簡單㗎咋,冇諗太多㗎。其實呢你想表達乜嘢意思,你想講乜 嘢呢,其實當你完成左條片啲人就會解讀嘅啦,唔洗理佢講㗎呢啲嘢,係啊就係咁樣囉,至於你係咪問緊除左MV之外有冇第二啲表達,冇,因為呢個《香港大師》來講呢個係最平,最簡單,最容易做嘅,因為其實你見到好多片呢我都係用返之前嘅footage再加一啲,新拍嘅嘢,如果你話要拍一隻舞拍一場戲,個cost好高啊,我哋呢啲戲呢其實個cost係好誇張,係需要控制的好孤寒㗎,係呀,咁所以我認為個MV呢,係一個最好嘅選擇,係啊。

有咩係驅使到你諗到古惑仔係攞光劍,而唔係用普通刀去劈友?
> 梁 : 咁點解攞光劍做古惑仔嘅元素,其實係好簡單嘅咋,因為你地睇過啊嘛。攞刀攞牛攞成,咁攞光劍你未睇過啊嘛,其實好簡單啫,呢個係拍嘢嘅人第一個要諗嘢,個個都睇過,你做咩啫,有咩好睇呀,你就係要做啲嘢冇人做嘅嘢大家先有興趣睇,覺得過癮好玩,一定要咁樣諗呢,一定要人哋唔做你就嚟做,拍嘢同創作都係咁樣嘅,當然佢中間嗰邊仲有好多複雜嘅原因㗎,佢點樣develop出嚟,學你話齋係一個普通嘅古惑仔嘅片,咁我就覺得唔好睇唔好笑唔好玩啦,咁我就不停地將我嘅元素啦,我嘅風格啦,我想做嘅嘢加落去,令到佢慢慢由一個好普通嘅,好單調嘅底,加嘢落去,加啲大家都未睇過落去,其實就係咁呀,所有嘅創作都係咁樣,你由一個底開始然後不停地思考,有啲乜嘢係未做過嘅,有啲乜嘢係好玩嘅,有啲乜嘢係好睇嘅,先咁呢個然後再睇表達啲乜嘢。

光劍其實係最低成本,最易做嘅做法,其實初頭度嘅時候唔係嘅,初頭度嘅時候其實係一啲嗰啲武器係非常特別嘅,嗰陣時度古惑仔,所謂量子刀呢,唔係光劍來嘅,係一個厚度非常薄嘅刀片嚟嘅,打橫睇睇到刀刃,打直太睇唔到刀刃,嗰啲好薄嘅嘢,嗰陣時個戲名係叫納米刀嘅,係呢種厚度得一個原子嘅厚度呀嘛,咁就咩都斬得開喇,嗰陣時就係咁諗嘅,但係呢個問題就係呢Effect難做嘅,要做鏡片啦,要做冇刀刃嘅刀啦,要有一塊綠嘅版本啦,嗰度已經有三把刀了,打嘅仲有一把特技刀,要真係劈到落去嘅,分分鐘嗰度已經4,5把了,第一樣嘅啫成本,咁光劍係易呀嘛你識key嘅話,好易key嘅咋光劍,係事件嘅咋,係人都識做。

鐵頭人的含義係乜嘢?
> 梁 : 所謂鐵頭人呢個idea呢其實就係呢至於大陸嘅投資者,鐵頭人呢個字點樣嚟嘅呢,其實好簡單嘅啫,咁講《香港大師》呢條片呢其實就係一個大陸嘅投資者想山寨想抄人,想抄古惑仔,想抄以前一套,早幾年前王晶嘅《港囧》嘅戲,入面有一場戲係叫一啲鐵頭人咁嘅嘢嘅,係啦佢本身就係咁諗嘅,佢想抽水嘅啫,然後就賣錢,但係佢好唔好彩搵到我呢個導演,咁我就將佢啲嘢改鬼曬,咁就將佢變成順到佢之餘,呃到佢嘅budget去做自己嘢,呢個係你哋要學嘅嘢嚟嘅,好緊要,大部分,多過70%嘅投資者都係佢果隻,抽水。抽水係好容易嘅,但係對你件事係冇乜幫助嘅。唔洗說服㗎,你拍出來嘅嘢ok就得了,因為呢個鐵頭人一開頭頭點解叫鐵頭人,係一套叫《港囧》嘅戲入面嘅情節,但係變到今時今日咁嘅樣呢你係完全唔會知道係來自嗰個嘅,所以呢大陸嗰個宣傳仲係講緊嗰隻抽水㗎,所以我唔建議大家睇大陸嗰個版本嘅宣傳,因為會激死㗎。

關於影片中日本藝妓做大師嘅手下,有乜特別想法?
> 梁 : 呢個係睇《銀翼殺手》等戲係後期同學必睇嘅電影,而佢第一場戲就已經有一個藝妓,所以呢啲都係致敬嚟嘅,咁因為你見到好多情節都呢啲嘢來嘅,我稱之為經典科幻囉,所以呢有咩特別意思呢,其實係冇嘅,純粹係致敬,如果有睇過《銀翼殺手》就會明白,我套戲入面都有好多嘢來自呢啲地方,咁我哋喺呢度入面想玩嘅嘢就係cyberpunk同科幻復古,呢啲style係需要大量嘅8,90年代嘅科幻電影嘅reference,大家讀VFX要睇呢啲啦。

電單車裝飾嘅單車,有咩特別嘅原因?
> 梁 : 我發現我哋真係有代溝啦,因為大家以前冇見過嗰啲MK仔揸呢啲車咩,咪就係咁樣咋嘛,我就係要玩返香港MK文化,仲有邊度地方有啲咁MK嘅嘢呢,就係呢啲車咋,香港,香港先有㗎咋,日本都唔係呢啲㗎。我就係要玩返香港MK仔嘅子彈車再mix阿基拉,咁好玩過電單車喇,電單車唔係唔得呀,電單車冇咁好笑呀嘛,冇咁膠,冇咁MK啊嘛,原因就係咁樣嘅啦,冇咁多人,就係咁樣呀。

最後一問,點解會有演員參與後期製作既情況出現?
> 梁 : ⋯ 咁佢有時話要識啲褪地啊綠幕啊想學,咁佢地覺得想試下好玩想學,咁咪教佢地囉。咁我其實無期望佢地會幫我做到啲咩咖,但係大家一齊參與下,係一般既電影製作團隊唔會咖,只有我地會。呢樣野亦都係GVA亦都係我地呢個班底珍貴既地方,無人會計較。要組織一隊咁既野先至可以拍到新一代既電影,下下都係宜家老個啲導演呢爆硬預算啦,如果我係佢地個啲CREW,我起碼一千萬啦拍呢套戲,無誇張。佢地咁樣拍一定過,我話比你地聽佢地點樣拍法同我地點樣拍法唔同。佢地造道具,唔會諗點樣同你慳錢咖,佢地咪買囉,唔會同你諗下點樣執埋啲野執鴨寮街同你行一轉慳返啲錢。無Budget你咪唔好造囉,啲道具佬,無道具師無原型師咖香港,得道具佬咖咋。

CG,喂無錢咪唔好做囉,有錢咪同你逐格勾,逐格計你錢。呢樣野呢係一般電影生態黎既,但係如果你為理想呢,為揚名立萬呢大家有共同目標呢,咁樣做死硬啦。我以前去過「圓谷」,姐係超人個間公司啊,佢問我《關公大戰外星人》拍幾多錢,我話四萬蚊佢問我係咪美金,四萬蚊美金都平啦嚇死啦大佬。你諗下你地可能唔知,一套咸蛋超人呢,係四百萬港紙BUDGET咖。(問:一集?)一集。日本人工好貴咖,係香港一套電影既BUDGET黎咖,你唔好以為睇超人片好低B,個BUDGET一啲都唔低B,佢搵既錢更加唔低B。幾億幾億咁上,但係人地回到本喎,因為人地日本成個產業連哂玩具連哂碟連哂剩,撐起左一個日本既經濟,動畫都係咖,我地香港做唔到咖。你地都買好多週邊野,我都幫手供左佢好多。姐係如果要係香港拍套超人片特攝片,四百萬一集佢當你傻咖,所以你話香港搞咩啊,就係咁。

謝謝接受我們訪問 !!

■ 梁仲文導演與他的創作團隊 G.V.A. Creative 最近為 香港寬頻製作「殺價俠」廣告片 , 繼續發揮特攝片本色 !

鳴謝 : 受訪者 – 梁仲文導演 / 支援導師 – Ken Lee@ HKDI / 訪問團隊 – Kot Tung Ching / Chan Chi Wai / Leung Hiu Lui /  Poon Hiu Ching (Merphy) / Wong Ka Kit / Ho Chi Wing

Facebook Comments